染咩咩

自拍的时候发色很真实,感觉拍的时候就不像了哈哈哈哈XD

挠头,要不,还是跑几张吧。
想拍个温柔的一期尼不过好像失败了2333

其它的以后再说吧望天

情人节短贺

算是第一视角但不是第一人称,文笔不好也没什么好梗,但是就是想给他们俩写一个和谐的日常。。。


当党费吧2333

——————————————————————————————


情人节,吗


         把巧克力原料切碎,隔水加热,保持最佳温度融化,三次回火,加入奶油,树莓,最后倒模冷却。


好了,完成。


        对于敦而言,巧克力这种梦幻的东西在太宰先生出现之前的16年里是未知的存在。


        孤儿院有父母意外双亡的孩子,但是他们从不曾和敦分享过关于铁窗外面的世界。即使再迟钝的孩子也能明显发现中岛敦这个存在是特殊的。虽然不是好的方面,但是孩童的直觉让他们选择远离。


       无论是曾经的“家”或者现在的孤儿院,没有过一次关于“外面”世界的印象。“巧克力”这种名词对于敦来说就仅仅只是书上的一个名词,颜色,口感,味道,全凭想象去理解。


        情人节要送喜欢的人巧克力是传统的话,敦认为太宰先生也应该收到来自自己的巧克力。因为自己是恋人 ,这种事也算是义务,镜花是这么说的。


太宰先生。。。应该喜欢甜食的吧。


一个不小心就做了很多。。。


头大。

吃一点好了


        吃着多余出来的巧克力,敦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


        好漂亮啊,天空。敦的嘴角不自觉的翘起来,任阳光倾洒在自己的脸上。


“我回来了!a—zu—xi—”


“请把鞋子脱掉再进来太宰先生,地板今天刚刚擦过,还有不要从玄关突然冲过来,有箱子会受伤的。”


“啊————”


“咚”

“哐”

“咕咚咚”


果然。。。不管说多少次太宰先生还是会。。。


“敦,提醒太迟了!还有从重要的地方开始说!”


问题在这里吗??


而且。。。。


在闪,太宰先生在闪,眼睛里闪着奇妙的光。

仿佛用全身的细胞在说:

[今天是特别的一天]

[今天的特别的一天]

[今天是特别的一天]


“给,巧克力。”


“谢谢,敦。”


什么什么?一本正经的说[谢谢]什么的,这一点都不像太宰先生啊!和预料中的反应完全不一样啊!


“。。。晚,晚饭已经。。。做好了。。。那个。。。洗澡水也。。。”


“然后?”


“所以说那个。。。太宰先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果然说不出口啊那种台词!!!话说太羞耻了啊啊啊!!!”


脸好红。。。那种奇怪的台词说不出口的啦镜花!但是。。。有的话,果然必须说出来才行。


“那个,谢谢,太宰先生,这两年来,多亏太宰先生,我才能有现在这样的生活。所以!”


“敦”


“是?”


      这双眼睛,太宰先生的这双眼睛,不管看多少次都跟漂亮。这种颜色,是什么呢,找不出好的形容词。像阳光下的褐色宝石,不对,应该有更好的形容词。


“敦,不需要说谢谢的。”


是吗。。。。


是吗。


原来如此。


“果然。。。我最喜欢太宰先生了。”


       对铁窗外充满期待和爱意的敦,已经几乎要忘记曾经铁窗里面的生活了,冷漠的孩子们和大人,曾经冰冷的一切,都已在敦的的生活里渐渐淡去。


“啊,太宰先生,记得等一会把地板再擦一遍。”


“!今天是情人节!”


“那又怎么样。”


“敦——”


“驳回。”


“我还什么都没。。。”


“不用听也知道。”


“啊。。。。”


真的太好了,遇见太宰先生也好,和太宰先生在一起也好,都真的太好了。


“敦,紧急任务,国木田让我现在去一趟事务所,所以”


!要逃了?


话说已经逃走了???


情人节???


我一个人????


“太宰先生个大笨蛋!!!”


呜呜呜白老板给的特效太优秀了忍不住想发

【玉碧】夏蝉鸣(我想吃肉)

我想吃肉想吃肉想吃肉!!!抓狂!

其实我吃这对真的是觉得这俩人属性简直配的一比,不磕一口都对不起设定啊!这俩人就跟镜子的两边一样,很像又完全相反,但是我老觉得这俩人谈恋爱吃亏的肯定不会是小师叔23333。

我对啊莲的了解,是那种喜欢把痛苦全部埋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的人。看着嘻嘻哈哈其实很压抑,太过理智,就说明这个人对于取舍自有一套算法,而张楚岚是有良心的人,因为有良心所以对杀人会有犹豫,理智又让他必须拼命适应。相比起来小师叔这种对相信的人绝对包容绝对信任的反而玲珑剔透 ,没那么多心思,想的最多的执念也就是一个阴雷阳雷。纯粹的让张楚岚羡慕又学不来。
反正各种心疼2333表达不清。其实我是喜欢吃这对偶尔来点刀的,说真的我真的很想吃口玻璃渣!【什么毛病!】

正文

“小——师——叔——”

每次张楚岚撒娇的时候张灵玉都知道这小子又要搞幺蛾子。

“小——师——叔——”

。。。。

“你要是再敢把空调开到16度,我就劈烂家里所有的空调遥控器。”

        在经历不知道多少次因为空调感冒的惨剧之后,家里所有的空调就被张灵玉看的死死。这小子压根没有一丁点要克制的自觉,夏天空调永远16度,在做死的边缘。。。。远走高飞,压根不试探。

“嘿嘿嘿,知道了知道了小师叔。”

          看着张楚岚没皮没脸的揽住张灵玉的胳膊靠在他肩膀上。

         大发慈悲的赐下空调遥控器,张灵玉实在没办法管住这小子。那双深邃的眼睛只有在张灵玉面前是清澈见底,反倒叫张灵玉没由来的心疼。

        撸着张楚岚头上翘起来的几撮头发,那只手温暖,白白嫩嫩,指节修长,力道轻柔,属于张灵玉身上的檀木味儿和着空调风一块浸过来,凉凉的,香香的,让张楚岚沉醉不已。

        张楚岚觉得世界上再没比他家小师叔更好看的人了,捏着这只手在脸上轻轻的蹭了蹭。

        很多事情已经不需要开口说出来,彼此就能心意互通。

太好了

太好了

太好了

啊完球
         张楚岚想,我上辈子肯定拯救过世界,不然怎么那么幸运。这世上多少人呢,偏偏张灵玉这个大白菜就让我给拱了。

“在想什么?表情那么荡漾。”

“嘿嘿嘿,在想,我拱了世上最白的大白菜!”

。。。。

        张灵玉是真的拿这小子没办法,油嘴滑舌,没脸没皮,十个张灵玉比不过一个张楚岚。

        一个携着冷香的唇印在另一张喋喋不休的嘴上,封住满口的胡言乱语。看那张比城墙拐角还厚的脸皮透出一层一层的红晕,让张灵玉心情大好。

       说来也怪,不摇碧莲张楚岚,一个月下遛鸟都脸白白的人,唯独张灵玉亲他的时候,一张脸红的柿子一样。

       那种,把一丝不苟的张灵玉拉下神坛,沾上红尘的感觉,要命的让张楚岚自豪,迷醉,难以自持。
       两条长腿揽住张灵玉的腰,一屁股坐到张灵玉怀里,张楚岚整个人贴在张灵玉身上,恨不得骨头血肉都揉碎了融进这人身体里。

md要命了,张楚岚想。

回忆起两人第一次的时候,张灵玉一下一下抵进张楚岚身体里,张楚岚在绝望,幸福,快感交织的感情里哭的像被人强了的姑娘。虽然区别也不太大。

明明这是你想要的不是吗?为什么那么痛苦?为什么那么绝望?为什么?

“张楚岚!看清楚我是谁。”

“啊!小。。。是小师叔唔嗯!轻。。。轻些。。。”
过分激烈的动作让张楚岚话不成型。

“你又是谁。”

“我是。。。我是。。。张。。。楚岚,我是,张楚岚。”

“我想和你在一起,张楚岚。”
“张灵玉想和张楚岚在一起。”
“听见了吗张楚岚!”

当时的张楚岚是什么反应来着?

张楚岚想,就算张灵玉要他张楚岚去死他都愿意,太高兴了,喜悦的心情从心尖尖跳到心底又叫嚣着冲上头颅。

张灵玉是个和张楚岚完全不一样的通透人,这个人总能用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方式接受自己心思,有就是有,没发现就埋在心底,但是一旦挑明,反倒比谁都坦然。

       张楚岚刚刚好相反,比谁都看的明白的人,就是看不清张灵玉。发现对小师叔那点不可告人的想法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赶紧扼杀这要不得的感情。张灵玉那是一般人能肖想的吗,张楚岚看的太多,结果张灵玉这颗种子反而在张楚岚心里长成了参天大树。

张灵玉是张楚岚唯一不能坦率的理由。

张灵玉是张楚岚这辈子唯一不能自持的人。

张灵玉是张楚岚这辈子唯一愿意拿所有来呵护的人。

所以张灵玉撕烂了张楚岚的伪装,干的他泣不成声,叫他说不出一句嬉闹糊弄的话。

张灵玉喜欢张楚岚
张灵玉想和张楚岚在一起
张灵玉要张楚岚一辈子在他身边哪都不许去

诵经一样的语气,清冽的声音,锥子一样一句一句砸进张楚岚的脑子里。

亲娘哎,在下彻底栽了。

“小师叔,我想要了。”

直球!这次轮到张灵玉脸红成一片儿了。哈哈哈哈哈就知道小师叔脸皮儿薄哈哈哈哈!

回应张楚岚的是一个扛麻袋丢进卧室。

“哎哎小师叔空调!空调!”

。。。。

谁管它,我设的定时。

“嘿嘿嘿小师叔你也太死板了,客厅play多好玩的,干嘛非得换卧室,客厅凉凉的多舒服。。。。

啊!小师叔等等!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啊啊啊啊啊您打哪学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于是今天的张楚岚过的也相当的滋润。至于打哪学的,诸葛青表示我135,246的过的比你有情趣多了,不介意给你老公点好东西,让你日子更精彩点。

【玉碧】蝶恋花(童话风厕所读物)

我可能是爆了肝。。。。。这个梗看yys11集的时候突然蹦出来的。。。

正文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和尚看见一只蝴蝶,和尚救了蝴蝶,告诉它
【现在还不是你去那边的时候】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蝴蝶看见一个和尚,和尚沾湿了它的翅膀害它掉进池塘里,和尚救了它,告诉它【是我的过错,还没到你应去的时候】

然后蝴蝶天天跟着和尚,和尚去打水的小溪最终流进一汪池塘里。每至夏至,这里总有一池的莲花开的红艳娇娆,但是池子里有一支白莲,开的格外好看,一池红莲,就它一支洁白似雪。不似其它莲花极尽娇艳,它就那么静静立着。

【你真好看】蝴蝶立在白莲的旁支上。它的花瓣太美,蝴蝶怕立上它的花瓣弄脏了这抹白。

【一池红莲,你怎的就说我好看】

【嘿嘿嘿,不知道,我老听老和尚说冬天的雪就和你一样白白的,我是个蝴蝶,春生秋死,看不见雪,但是你肯定和雪一样好看。】

莲花虽每过了夏季,花瓣凋零,根茎却是活着,但是这南方小池,冬天哪来的雪。

【是啊,极美,晶晶莹莹从天上飘下来。】

【哇,那一定很美,真想和你一块看一次雪,你和雪花一块,肯定衬得你更好看!】

秋分时节蝴蝶果然死在池边。一层层秋雨把天涮的愈发的冷,枯叶叫雨水打了一地。到了深冬,空气湿冷,却就是没有雪。

第二年夏,又有一只蝴蝶,立在这支白莲支上。
【你真好看】
【为什么一池红莲你偏觉得我好看】
【不知道,就是觉得你好看】

你倒是还不如之前那只,好歹说的出个一二来。

第三年如此

第四年如此

第五年如此

。。。


        不知多少个春去秋来,年年夏天,莲花开的时节,总有一只蝴蝶立在它的旁支,说

【你真好看】
每年白莲都问它一句
【为何一池红莲你偏说我好看】

         有的蝴蝶能说个一二,而大多蝴蝶只一句不知道。却再没另一个会说【你肯定和雪一样好看】的蝴蝶。

         过了很久很久,久到这一条小溪改道,池水几近干涸。一个穿天青道袍的道士蹲在池边,一副懒散的模样,说
“有意思,一个有仙缘儿的花儿。”

        然后它从它,变成了他,眉间一点朱砂痣衬得肤色愈发白。

“这是你自己的缘,本就是天池的莲子落了凡尘,此一番也算是历了你的物劫。这蝴蝶也有意思,不过我看不出这小蝴蝶的来历,倒是与你缘分很深啊,走吧小花儿。”

        于是一个道士带着一株化形的莲花,一只蝴蝶去了北方,蝴蝶果然没能挨过北方更加寒冷的秋天去了。

又过了很久,久到莲花已回到落下他的天池,被人唤一声仙人,有个和尚找上他。

“可是天池落凡的仙人?”
“正是。”
“哈哈哈哈,不知仙人可记得曾有一只小蝴蝶年年叨扰?”
“是”
“蝴蝶本同蜉蝣一般朝生暮死,但那只小蝴蝶被贫僧一把水差点淹死在池塘里,沾了些佛缘,贫僧许它一个愿。它说
【哎,我只是个蝴蝶,我不知道别的能做什么,我就想和我立的那一株白花儿看看雪。】
我说‘你这愿望,一口气就许了俩呀,我可没办法一次满足你两个愿望’,我本欲逗逗这傻蝴蝶,谁道它当了真,便许它能次次轮回都在你身边,谁道它竟愣是轮回了上千年都是个蝴蝶。”

许你一抔白雪,你便把自己生生世世禁锢在我身边。

“它现在在何处?”
“这就不知道咯。”



“这就完了?”一个长的和张灵玉七八分像的小孩问张灵玉。
“完了。”
“那个仙人不去找那个蝴蝶的吗?”
       他想,要是仙人找了蝴蝶,那就是个真讲情义的花儿,要是没去,那只蝴蝶岂不是很可怜?
“我怎么知道找没找?已经很晚了,睡觉。”
“哦,晚安爸爸。”
        熄了灯,慢慢退出去的张灵玉呼出一口气,小孩越大越难哄。

        一看果然,张楚岚就在旁边靠着墙吃吃笑。
“那么咱们的灵玉真人到底找没找啊?”
张灵玉:。。。。
找没找你心里没点b数吗。



很久以前,有个蝴蝶落在一位仙人的窗前说

【您真好看】

恍然这句话,仿佛与千千万万个岁月重叠,他看着这只蝴蝶问

“你可想看看雪?”

蝴蝶道
【可我春生秋死,看不见雪啦。】

“无妨。”

        就见窗外方才还是繁花似锦,一霎那洁白的雪花纷纷飘落。

欠你一场雪,还你一份仙缘。

再后来蝴蝶去哪了没人知道,倒是灵玉真人得身边多了一个叫张楚岚的地坤,天南地北的到处云游。

再后来,再后来的故事谁知道呢。


【玉碧】水龙吟(依旧厕所读物)

emmmm连夜肝出来了但是摸索小师叔内心活动太难了啊啊啊啊这人太仙气儿了,那么一丁点尘气也激不起他波澜,我感觉张灵玉这个人生来就是要给人护着的,天道都舍不得让他受丁点泥泞,生来就该最美好,最纯澈,最是无垢。唯一的污点就是夏禾!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真的讨厌夏禾真的是喝不动夏禾喝不动喝不动!

emmmm厕所读物那么多屁话2333

正文

张楚岚是个难对付的人。

         这件事不是针对张楚岚的为人和实力,还有张灵玉的直觉。直觉这人不好对付。

        那个什么事都打哈哈糊弄过去的人,真的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无害吗?张灵玉是不会琢磨人的,他对人心的感官全靠直觉,对恶意好意的敏感度仅次于杀气。

他就是知道张楚岚是个有底子的人。一般人看不透,但是他感觉得到,这不是一头真正的猪。

     所以看见张楚岚嬉皮笑脸的样子他就气。
多好的底子!要是在龙虎山长大,张楚岚的成就必不是现在这点出息,整天插科打诨,坑蒙拐骗。要是自己也是。。。。
   

      不甘划过心尖,绕一圈又沉下去。

怨得了谁呢?

     一念之差错的始终是自己,没抵得住形形色色。

才落得如今这个下场。

看看手里的这些阴精浊涿,从手心淌下去的水脏雷,雷如其名,比起阴五雷这个名字,水脏雷贴切的多了,水银一样粘腻,沉重,像个标志,破身的标志。

肮脏,泥泞,恶心。

绛宫雷的赝品

这就是阴雷

         张灵玉,或者说异人们,都知道阴雷不是张灵玉最上乘的道,张灵玉在这条道上走不长。

         要完全染黑张灵玉太难了,夏禾和张楚岚,一个染黑了张灵玉的袖子,一个让张灵玉正视袖子已经染黑的事实。但是再进一步,谁都做不到。克服对阴雷的排斥,已经让张灵玉再无破绽。

        这人的负面情绪少得可怜,谁能让他真正恨起来呢?
        夏禾毁了他拿阳五雷的命,他不恨。
        张楚岚拿到了他最想拿到的阳五雷,他也不恨。

       再其他,张灵玉再没别的奢求,他只想一身澄澈,堂堂正正。

       所以张灵玉看不懂张楚岚,他不明白张楚岚究竟哪来的那么多琐事,人活世上自然难免会有俗事琐碎,但是这人眼里,像一汪死水,深的看不见底。

看了就叫人不爽!

       如此的资质,如此的资源,有师傅给你开路,有龙虎山护着,你到底在顾虑什么,被这些琐事缠住手脚,你能走多快?暴殄天物。

        但是,张灵玉看清的一点就是,现在的张楚岚,就像一头驮着满背货物的牛,那谭死水里深藏的疲惫,张灵玉唯独看的清清楚楚。

        活该,慧极必伤,想那么多,不累才怪。

         下次再见,送他一本清心经好了。说不来为什么,这人就是让张灵玉很是操心。让张灵玉心甘情愿的把唯一的一丝烟火气全用在这一人身上,大概是因为烟火气和那人极配。

        从来没人和张灵玉说过要圆滑些。张灵玉天生就是冰清玉洁的,没人舍得让这么个谪仙儿下凡似的娃娃沾一丝儿世俗的颜色,只有张楚岚告诉他

【记得下次圆滑些】
 
       所有人都知道过刚易折,水至清则无鱼。但是无论谁都护着这块宝玉让他不去接触任何腌臜事。只有张楚岚关心这块宝玉万一没护好,摔地上磕碎了怎么办。

所以叫你学会些变通,别那么耿直。

      可张灵玉圆滑了,那还是张灵玉吗?所以张楚岚这心还是操到马蹄子上去了。

      但是这小子,还算不赖。

以前看不见的,现在只有张灵玉能看见,那双死水里的微澜,那一星微光,极美。

      你就是把自己作践进泥里,该是龙的,终究不会一直是头猪。

      

【玉碧】御龙吟(厕所读物)

大概是。。。交党费吧,我也不知道写了个什么东西,表达的大概就是干干净净的小师叔吧,姊妹篇想给小师叔肝一个出来,从两个人的角度写分析一下感情问题。嗯,就是这样。

正文

    有的人,从泥里爬出来,该干净的还是干干净净。冰清玉洁,纤尘不染。就像张灵玉。

   有的人,打雪地里滚拧出来,该混浊的还是混浊不堪。一股子俗气,烟火都算不上,是雪都盖不住的黑。就像张楚岚。

     张灵玉很羡慕张楚岚,一身先天源炁,拿的一手阳正雷法,堂堂正正,澄澈干净。
    
【我这身子,脏。】

    张楚岚很羡慕张灵玉,一身正气,端的是正一浊世清流。活的正直纯粹。
  
【我除了这身子,哪都脏。】

    张灵玉是想不到那么多纷杂的,这人活的太周正,学不来算计人,更学不来琢磨人。巧了张楚岚琢磨的就是人心,还琢磨的通透。
      所以在听见灵玉真人那算得上秘辛的八卦的时候,张楚岚对张灵玉这个人豁然开朗,顺便一抹自嘲,瞧瞧,这么个谪仙儿似的人儿,也总算有嫉妒一个街头市侩小子的地方。与其说自嘲,不如说自挞,挞那颗扔开了尊严,折了荣誉的心。
       知道张灵玉并非完璧时,张楚岚自己也不清楚这复杂的情绪里究竟是羡慕更多,还是心疼更多。
羡慕谁呢,张灵玉吗?还是夏禾?
心疼谁呢,张灵玉吗?还是自己?
      
       搞不懂搞不懂,实在是搞不懂。
     
      不敢搞懂。
   
       把所有情绪藏在一张嬉皮笑脸的皮子下,莫说旁人,自己都快忘了皮子下面的人原来是什么样的。

       张楚岚,醒醒,那可是个仙儿。你呢?你才是那头猪,那头泥水里滚打摸爬赖以为生的猪。

       张灵玉呢?是个仙儿,扎根的地方再腌臜,也照样一身干干净净,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儿。遑论人家待的池子,池泥是脏的,池水可澄澈的很!

       热泪不知道怎么,划过的地方,渗冷。透进骨子里的冷。
高攀不起的,一直都是我。

      好灵玉,好师叔,什么一直最糟的是你,快别作贱自个儿。我这眼睛看的可明白,这世上,再找不到比你更干净的人了。

      枕头湿淋淋的全是泪,哭吧哭吧张楚岚,哭完把不该想的都吞肚里,别想不该肖想的东西。

翻过来又想,这不怪我意志不坚强对不,那人太美好,亮的把人得眼睛都吸进去。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忍住不去看张灵玉?你看连夏禾这老司机不都栽在张灵玉身上,用尽心机拿了张灵玉的元阳。

猛地照头捶了几拳,又埋怨起来。

张灵玉啊张灵玉,你怎么就叫个夏禾给拖到人间了呢?沾了一身烟火味儿,看你怎么回你的广寒宫去!

都怪你

扰人心神

小师叔

小师叔

张灵玉

张灵玉

咱俩换换多好,我拿阴五雷,你拿阳五雷,你一身清净叫谁都高攀不起,我一身脏叫你避如蛇蝎。好过有个夏禾开道让我在这想乱七八糟有的没得。

脆弱的夜晚给一袭破晓黎明撕开,连带那些脆弱的,见不得光的东西一块埋葬在黑色里,什么张灵玉夏禾谪仙儿妖女,都再与老子没关系!